马拉松神器

江明

2016年11月07日

生活很复杂、跑步很简单

永远在路上:纪念跑马一周年 2016-11-07 马拉松神器

去年5月代表武大EMBA出战第十届“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”,到10月第一次“偷偷”报名参加长沙马拉松(人称首马)。时间转瞬到2016年10月,不知不觉已跑马一周年,至此我已经爱上了这项运动,为了纪念自己一年的成果,在参加完2016上马回汉的路上,心潮起伏,手痒就写点鸡汤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
 

▲2016年上海国际马拉松出发前的外滩

 

还记得去年参加长沙首马时,我对马拉松运动基本上还只是了解而已,但那时我满脑筋想的是英雄好汉的光辉形象,抱着大无畏革命浪漫主义精神,报名参加以后居然还中签了(国内外热门马拉松运动都要抽签中签才能参赛,中签比率堪比参加公务员考试)。

 

跑完之后才深觉这活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想跑的人基本都有受虐倾向。经常跑马的人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的病症:

1、前期中毒症状为:每天提醒自己自律才能自由,每天在各种运动APP打卡。

2、病情严重的,开始参加国外比赛找虐,时不时逢人就要讲跑步心得。

3、病入膏肓这基本每周都出入各大城市赛场,要跑百马、要跑大满贯、要HK100,要从圈养发展为野生,衣橱里挂满各类比赛赛服,鞋柜摆满各类跑鞋,跑马的、跑越野的,品牌繁多。而这类人已无药可救,并带有传染性,经常在公众场合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,结果是更多的人受传染,也加入中毒行列。


 

▲柏马来自全国各大商学院的“深度中毒人群”

 

从练习跑步到参加马拉松,这个过程可以归结为合法的吸毒过程(首先申明本人没有吸食各类毒品的爱好),具体就是:

1、先听人忽悠,开始尝试,最初感觉痛苦、混乱,但又夹杂着快感,期间会纠结是否要坚持下去?

2、然后在三五好友的反复劝说,并持续提供吸食的证据(即打卡)下,逐渐上瘾。当然了,在这吸食的过程中也是需要克服很多困难的,包括:家人劝说“这玩意不适合你”、朋友惊诧:“吸毒伤膝盖,以后年纪大了走路都走不了”......尽管有此种种的质疑,但已经达到“不吸就浑身难受”的程度,早上起床要吸、早上没吸半夜回家还要跑到操场上吸个十几二十圈,总而言之就是不能吸也要吸,无法吸也要创造条件吸。

3、最后,无可救药地爱上跑步,每天享受在这种夹杂着痛苦、柔美、回味悠长的快感之中。

 

当然,爱上跑步不可避免地也会产生一些身体上的问题,身体的各类指标医生看完都摇头,都像你们这样我们当医生的还混不混啊!


  

▲“吸毒”过量的小伙子在柏林

 

跑步之人的心态变化也非常可怕,有以下几种表现:

1、原来做事喜欢放一放,现在基本每天要把当天的事当天干完,而且精力旺盛、执行力强,惹得旁人怨声载道,就你逞能。

2、变得乐观自在,每天跑个10公里,周末跑个20公里,马拉松跑个42.195,你说左脚放到右脚前面反复几万下,这么枯燥无趣的过程你想啥呢?当然没事就想初恋、想美女、想这个月的指标完成了吗、还有多少合同没有签回来、啥时候财务自由,就是一个字:俗。发现自己这么俗那就别往高大上靠啦,就当个俗人吧,每天就干能干的事吧,结果是心态越来越平和,越来越俗,躺下就能睡,上桌就能吃,为了每天早起打卡,每天不早点回家都不好意思,家庭关系和谐了,结果对社会安定团结还做了间接贡献。


 

▲800里流沙图片很是幻惑人心

 

车快到终点了,这一周年之际还想说点什么呢?

 

想来想去,发现自己有情怀了,动不动还写点东西,要是原来高考的时候也有情怀,那写作文不就满分了,玄妙吧。其实也没什么,今年夏天坚持跑步,有天气温34度,跑了22公里,发到朋友圈附带了耐克的广告词(见下图),结果居然被人点赞:这种天气还跑半马的人必须有情怀,情怀到底是啥?今年是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,80年前一帮衣衫褴褛的人,没有什么专业户外装备,没有后勤保障,每天被竞争对手真枪实弹的追着跑,随时有被对手“关门”的危险,走过的路、爬过的山比起现在的什么UTMB越野赛而言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,是什么支撑他们走下去呢?可能这就是情怀,是信仰吧。都说喜欢跑步的人有信仰,咱也是有信仰的人了,偷着乐吧。到站了,不聊了,两周年的时候再汇报思想。


 

▲特别喜欢耐克这段关于伟大的描述

 

东京、首尔、武汉、柏林、上海、伦敦、芝加哥、纽约、波士顿……,永远在路上!